您现在的位置:单县新闻网 > 国际报道 >

伊朗浓缩铀储量已超核协议前水平 制裁为何没用(0/0)

文章来源: 作者:单县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20-01-17 21:59

  原标题:伊朗浓缩铀储量已超核协议前水平,制裁为何没让他们屈服?

德黑兰大巴扎集市,拍摄于2019年11月 图片来源:伊通社德黑兰大巴扎集市,拍摄于2019年11月 图片来源:伊通社

  记者 | 潘金花

  面对制裁压力,伊朗似乎“越挫越勇”。

  据伊朗“Press TV”电视台报道,伊朗总统鲁哈尼16日说,伊朗目前的浓缩铀储量已经超过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前的水平。

  鲁哈尼当天在伊朗央行年度会议上说,伊朗核能产业目前已“没有限制”。“如今,我们的浓缩铀储量已超过伊核协议签订时的水平,我们不会再坐以待毙。他们(协议的其他签署方)减少履行承诺,我们也可以。”

  鲁哈尼说,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选择退出伊核协议后,伊朗一直保持耐心,拒绝犯下同样的“错误”,同时也一直在敦促协议的其他签署方履行义务,以补偿美国退出协议所带来的影响。

  “(我们的态度是,)如果他们作出了弥补,我们就留在协议里,如果他们没有作为,我们就会减少履行协议承诺,”鲁哈尼说。

 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(IAEA)去年11月发布的报告中,伊朗的浓缩铀储量为372公斤。在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前,伊朗共拥有超过1万公斤的低丰度浓缩铀。美国一家监测伊朗非常规武器及远程导弹制造动向官方背景网站Iran Watch称,在进一步提高丰度后,这些浓缩铀大约可以制造7枚核弹头。

  Iran Watch称,在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前,伊朗利用其9000多台一代离心机,理论上最短可在2个月内生产出1枚核弹头所需的燃料。

  按照美国武器控制协会(Arms Control Association)的说法,若要制造1枚核弹头,伊朗需要先生产1050公斤、丰度为3.67%的浓缩铀,之后再逐步将丰度提高至90%及以上。

  自去年5月以来,伊朗已分阶段中止履行协议部分条款,逐步突破了其浓缩铀生产的所有限制,以回应美国退出协议以及欧洲国家未能履行各自义务,其最后一次中止履行协议是本月5日宣布不再限制离心机的数量。

  此后,英法德政府均指认伊朗违反协议,并于14日宣布启动伊核协议框架下的争端解决机制,英国首相约翰逊也在同一天提议,以“特朗普协议”作为伊核协议替代方案。

  伊朗方面则表示,英法德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是“战略错误”,并拒绝接受所谓的“特朗普协议”。在15日发表电视讲话时,鲁哈尼就已重申,正确道路是“返回伊核协议。”

  他在16日也再次强调,伊朗采取了“正确的做法”,显示出了与外界对话的决心。而特朗普“无法预测”的行为,正在给全世界带来麻烦,哪怕是欧洲国家和特朗普的盟友,都在谴责他的做法是个“错误”。

  据《华盛顿邮报》16日报道,在英法德宣布启动伊核协议争端解决机制前一周,特朗普曾私下对欧洲三国发出警告,称若欧洲启动争端解决机制,则将对欧洲输美汽车征收25%的关税。德国防长卡伦鲍尔当天也证实,“这个威胁确实存在。”

  根据伊核协议框架下的争端解决机制,在接下来约60天里,伊朗需要决定是否回到完全履行协议的状态,否则联合国将启动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,包括武器禁运。

  但鲁哈尼强调,国际上的制裁不会击垮伊朗,反而正在让伊朗变得“更加强大”,伊朗将顶住“美国的阴谋与经济制裁”压力,继续踏上进步的道路。他呼吁伊朗民众“团结起来”,“只有国家团结一心,坚定反抗,才能克服敌人制造的障碍。”

  鲁哈尼所说的“不会击垮”并非虚言。在美国的“极限施压”下,伊朗经济虽“节节败退”,但却一直没有全盘崩溃。

 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日前曾称,“极限施压”旨在削减80%的伊朗石油收入,鲁哈尼上个月也坦承,美国过去两年的制裁已导致伊朗损失了约200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与亚洲 欧美 国产 在线 日韩投资。

  但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,伊朗在此过程中反而强化了自己的“抗压能力”。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暨州立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萨利-伊斯法罕尼(Djavad Salehi-Isfahani)告诉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,其实外界都“小看”了伊朗的经济复杂性、以及伊朗在应对制裁方面的经验。

  萨利-伊斯法罕尼说,在过去40年(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至今),伊朗一直处于制裁之下。世界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均预计,今年伊朗的GDP还将萎缩9%,而在1970-80年代,即伊朗扣留美国人质事件之后,伊朗的人均GDP曾一度减少了50%。

  尽管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已从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前的每日200万桶,骤减至如今的每日30至50万桶,但伊朗仍拥有除了石油以外的产业。

  伊朗经济分析网站Bourse & Bazaar的创始人巴特曼赫利迪(Esfandyar Batmanghelidj)指出,制造业(包括汽车、金属、塑料等)同样是伊朗的支柱产业,提供了五分之一的就业岗位。虽然受制裁影响,许多企业的买卖渠道受阻,但在一些不依赖银行的非正式支付系统的支持下,伊朗的制造商仍能维持周转。

  与此同时,伊朗也在与周边国家“打通关系”,如近日伊朗外长扎里夫便正在印度就如何加强经济与能源、尤其是恰巴哈尔港的合作展开交流。

  布鲁金斯学会伊朗方面专家马洛尼(Suzanne Maloney)指出,这样一来,伊朗将能拓宽自己的贸易空间,维持一定水平的经济活动,“如通过伊拉克、阿富汗、叙利亚等中亚国家,伊朗也能绕开美国财政部的管制。”

点击进入专题: 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

热门排行: